經朋友提醒:「從一開始的慢步就要提醒牠專注喔」,忽有所得,既然騎馬是人和馬的意志力之戰 (對我來講,想跟馬用到默契這兩個字還早得很),當然一開打就要展現決心,一舉拿下控制權。

這是第二次騎卡達,上馬前在場邊熱身三十分鐘、喝水、綁緊鞋帶,做好身心的萬全準備。上馬握著短鞭啪啪的打馬肩、用力夾得我兩眼爆凸,達到預期中大約三分之一的成效。

每次馬一違背我的意願停下來,教練總是立刻大喊繼續繼續,而我之前總是暗暗在心裏回答「教練我太喘了要休息啊」。這次轉念想到,也許這也是戰術的一部份,如果牠愛停我就讓他停,之後牠當然不想聽話啊;但如果牠停的時候我馬上捲土重來,牠就會知道我是認真的,慢慢的牠就會聽話了。

為了傳達我比你認真的意念,老命都快拼進去。其間有時姿勢不對,馬蹬的皮帶在開合間會夾到我的小腿肉,隔著皮綁腿還能夾得我痛叫,但是在馬上沒時間處理這種小事兒,只好任由小腿受苦。結束時一片瘀青。

自覺有進步的一點,是這次比較能抬頭挺胸看遠方,而且偶爾可以看出對錯。

下次再戰!

wizardO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