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210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  • Oct 29 Mon 2012 01:19
  • 2M

【預防接種】

小蒙目前為止已打過三輪疫苗,捱針時會痛聲尖叫,全長約五秒,針頭拔出來很快就停止。不知道事後可有陰影殘留心中。但大人們在他捱針後兩天,總會特別心疼地多抱抱。

自費的輪狀病毒是口服疫苗,據說甜甜的。護士說兩個月大的小朋友,許多不願意接受新奇的口味,會拒吃。我們這個倒是津津有味的全吞了,吃完還咂吧咂吧兩下。

 

【嗯嗯啊啊】

最近開始發出哭聲以外的聲音,心情好時可以「嗚哇」、「呃」的和人對話。逗他說話時,他擠眉伸脖子歪嘴舔舌,似乎不知要動哪個器官才能發出聲音。通常玩個十分鐘就失去耐性,臉一變癟嘴就哭。

 

【哭聲】

哭聲分成幾種:

  - 討抱,先是溫和地輕輕哭,帶一點心虛的顫動的尾音。看到人經過卻不伸手抱他,音調轉急促中摻雜挫敗感。哭超過五分鐘還沒人理就不客氣啦,放聲大哭。

  - 餓,睡夢中扭動不安,半夢半醒的嗚咽兩聲又睡著。再扭扭真醒了,忽然發現自己肚子好餓,有節奏的大聲哭。

  - 想睡睡不著,邊蹬腿挺身邊哭,比餓了時的節奏亂而大聲,乍聽似乎安撫不下來,往往抱著他一轉身,他就進入睡鄉。

  - 尿布髒的哭沒有一定,反正哭不停時檢查看看,也許就是想換尿布而已。

  - 肚子痛,漲氣或是便秘,哭到聲嘶力竭歷久不衰,但也沒法子幫他,肚子上順時針輕輕按摩,等到他緩解了自然就停了。很高興最近少聽到這種哭聲。

 

【喝奶】

喝太快總是會吞進太多氣,近來漸漸學會用平緩的速度喝。有氣時要停下來把嗝出來,不然再餵他會用哭聲抗議。

每次預告他「喝奶奶囉」,慢慢稍微有點聽懂了,哭到一半聽到會緩一緩。對固定的喝奶預備姿勢比較有感覺,如果本來在大哭,就固定喝奶位置時會自動停下,等人把衛生紙在頦下圍好,張著大眼睛期待。

如果餵奶時不是照固定儀式地點進行,要等奶嘴碰到嘴唇那一刻才會猛然停下哭聲、快速而微幅甩頭找尋奶嘴,以餓虎撲羊之姿含住大吸。

 

【想睡】

發睏時抬手抹臉,因為還不會運用手指,動作很像狗狗臉上有東西、用腳掌抹臉的樣子。搭配輕微甩頭,又像臉上有瞌睡蟲在鬧他,要把牠趕跑。

 

【洗澡】

平常用小臉盆洗澡,以前小時還能泡到全身,現在坐著可以泡到背和腳、躺下讓胸部全浸進水裏時腳就伸出臉盆了。

泡在水裏似乎很舒服,即使很餓時,只要往水裏一放,也能暫時忘掉飢餓。

第一次全身浸在大浴缸中,眼神是若有所思地用心體會被水環繞感。平躺下來,漸漸讓水淹過耳朵時終於有點緊張要哭。讓他坐在齊胸高的水裏,還不懂得揮手玩水,但腦中的小宇宙看得出來在忙碌消化新奇的經驗。

 

【揹帶】

用 BabyBjorn 帶他出門散步,因為太小脖子還沒有支撐,所以要面向揹者,靠揹帶的護頸把他貼向揹者。

每次出門不到五分鐘就呼呼大睡,緊緊貼在爸媽胸前、搭配走路的節奏,真是催眠啊。

 

 【推車】

配合朋友送的 Britax 汽車安全座椅,特地嘗試上 Amazon UK 國際網購 Britax 的推車。Amazon UK 從下單到貨品進門,總共才三天時間,比許多國內購物運送還快,效率驚人。

推車一進家門,那三顆大大的輪子造成的巨大感逼人而來,上路一定非常防震。而且大概得為了這台推車買新車了。

讓小蒙試坐去公園溜達,頭一回太新奇,整路看風景;第二回才出門沒多久就睡熟了。

不過後來發現汽座是舊款的,跟推車無法結合…。沒關係,就當練習跨國購物。

 

wizardO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【36W5D】

應醫生的要求催生,禮拜一下午兩點到醫院報到,填完表格被洗剝乾淨綁上床,手上打點滴、肚子上綁帶監測胎心音,四點開始打第一劑催生藥。

看人家待產非常自由,有逛百貨公司的、有爬樓梯的,沒想過我得被綁在床上,如廁都不能下床。跟護士商量,點滴既然只是打葡萄糖,可否插好管子就好,讓我可以自由活動。護士嚴正拒絕,說萬一有緊急狀況發生,她遇過開刀時消毒藥水連擦的時間都沒有,直接用潑的,晚一秒開出來小朋友都有危險,哪有時間再來接通點滴,更何況還要監測胎心音。說得我無言以對,只能暗恨剛才吃完午餐沒先刷牙沐浴再來醫院。

 

【36W6D】

綁在床上的日子不堪回首。長話短說,打一整天催生藥後,陣痛來到三分鐘一次,內診仍開不到兩指,小朋友的心跳偶爾隨著陣痛的壓力降低。醫生說這樣危險啊,才這樣的陣痛他心跳就受影響,自然產時的壓力更大,不知他可否撐得住。

三分鐘一次的陣痛持續兩個小時後,什麼瑜珈的呼吸法都不再有用,我痛到開始咬著牙發抖流淚。大約在我全面崩潰前,醫生好心宣布他決定幫我改剖腹產。

 

【生產】

剖腹產時先生不能進產房陪伴,還好我也開過幾次刀,對動手術這件事並不陌生。此時相當慶幸入院後不曾再進食,不用擔心嘔吐的危險,至少少受一個插管之苦。

江湖傳言打脊椎上那一針麻藥會痛徹心扉,一進產房就要先捱那一針讓我嚇破了魂。我蜷縮成蝦米狀、被一名護士伸手環抱住頭腳固定。麻醉醫生在脊椎某兩節間按來按去相度位置。此時我腦海浮現出的,竟然是劊子手下刀前找死刑犯頸椎間隙的畫面…

背後極細的針戳入,涼涼的藥液流進體內,其實沒有想像中那麼痛嘛。我鬆口氣覺得最難的一關已經熬過了。

其實也是,後來我涼涼地躺在那,護士忙著幫我固定、保溫、消毒,醫生進來下刀。反正打了麻藥,要不是我冷得抖不停,根本就有事不關己的錯覺。

打開的那一刻,醫生驚呼:「羊水怎麼那麼少。媽媽,妳的羊水都跑哪去了?!」 (…我會知道嗎)

小朋友一被抱出來,小兒科醫生就先接去處理檢查。我遠遠的聽到小貓似的哭聲,完全沒有真實感。遠方報著數字:身長43.5公分、體重1,890公克 (怎麼這麼小!)。接著護士抱著他,把小小的手腳湊在我面前一隻隻指頭數給我看,又讓我們眼對眼細細互相審視。還是沒什麼感覺。不細看他似乎不對、這麼大眼瞪小眼的又不知要幹嘛。互相乾瞪幾分鐘後,醫生說他體重太輕,要快點進保溫箱,護士抱歉似地把他抱走,安慰我晚點還能再去保溫箱看他。

我忽然開始流淚,一直流、一直流,分不出是什麼滋味。

wizardO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