幾個月的熱愛之後,終於來到了困頓期。

上次空了一週沒去上課,再回到馬場時又值感冒未癒,體力明顯不濟。本人從頭喘到尾,喘得口乾舌燥,懊悔沒帶瓶水出門。我沒力的狀況下,馬自然更不聽指揮,牠連順向都不肯好好走完,不是自己縮小圈子、就是不時停步不前。

與此同時,老公也到達挫折的高峰。坐在馬背上,叫牠往東牠往西,感覺世界都不在你的控制內,常常讓人挫折得想大吼。

教練也說了,像我們這種業餘玩票性質的,一個禮拜能來一次就不錯、偶爾還會落掉一次沒來,那些什麼高深的技巧都不用想啦。沒有密集的訓練,每回來都要先花時間回到上次的水準,體力也永遠上不去,自然沒什麼好指望。

話雖如此,在近日嚴重缺乏成就感的狀況下,我們仍然心動期待每週的騎馬,想起騎馬會微笑。不管那麼多,就維持一週一次的頻率快樂進行吧。

本來這次我的搭擋還是米漿,不過米漿心情不好,拉住牠牠會不高興、不拉住牠牠跑得可快。教練要我多給牠一些空間,但又要控制速度讓牠慢下來,天曉得我該怎麼做 <--挫折感一大來源。總之在米漿數度的拱背蹬彈後,教練發現我整堂課不落馬的機率微乎其微,決定臨時幫我換馬。

換上場的是卡達。卡達是匹深色粗壯的馬,頸上的鬃毛又硬又多。教練交給我一隻鞭子,倒握在左手上、和繮繩一起緊緊攢在手心裏,不時要抖動手腕甩鞭打牠屁股。卡達對我來講有一點重,但不到騎不動的程度。事實上,如果不是因為用力過度害我那麼喘,我還滿愛騎卡達的。至少我知道牠跑不是因為牠愛跑,而是和我的指令有連結。

下次又要停課一週。嘆氣。四月初再回來可能是鬼打牆重覆同樣過程的一堂課吧…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izardOZ 的頭像
wizardOZ

Spiv 的部落格

wizardO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