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五指山】

以前蒙蒙做錯事時,爸爸的處罰方式是用身體把他鎖在身下,讓他動彈不得。此法戲稱為「五指山」,可用做動詞,例如「再亂丟東西爸爸就要來『五指山』你。」後來漸漸轉變為一種玩鬧,即使不是要懲罰,爸爸也抓他來五指山。甚至久未祭出此法時,蒙蒙還會主動要求爸爸五指山他。

爸爸:「過來讓我五指山一下!(抓過來壓著)」

蒙蒙:「(假哭)(有時還笑出來) 嗯嗯~~我又沒有做錯事,為什麼要五指山我?」

然後攻守交換,蒙蒙趴在爸爸背上喊「換我五指山你!」爸爸就要學他哭喊。小人一個趴在那,手腳連地板都搆不到,實在沒什麼五指山感啊我說。


【對拖鞋的執念】

要不到的總是最好。謙謙是個比較懶於爬動的孩子,東西離他超過一公尺他就不想去拿了。目前哥哥借他過的玩具像是布書、布偶、拉梅茲螢火蟲、樂高、厚紙板書等等,他都已經失去大半興趣,近點還伸手拿一拿,遠了就算了。唯一一樣他看到就一定要去接近的,就是大家的拖鞋,因為從來沒成功拿到過。

怕髒啊小朋友,你什麼都給我往嘴裏塞,還啃到滴口水。可以不要對拖鞋這麼有興趣嗎?(做夢我知道)


【淡水小住】

公公婆婆到淡水玩,我們也逮到機會去小住三天。兩個娃兒要短住幾天那行李真是驚人啊。本來公公要開車幫忙載的,聽說完行李的份量直接放棄叫我們自己開一車運去吧。我算算,除了兩個汽坐卡住後座大半位置,還有一個巨大的推車架、中型行李箱、行李提袋、外加平日出門常備的綠色大媽媽包、紅色揹帶包、蒙蒙隨身背包。超大野餐墊也要帶著備用,早早約好要去野餐的。此外折疊浴盆還忘了帶呢,還有烘奶瓶機也放棄不帶,用淡水的烘碗機代用。加上那幾天冷,大外套不敢不備著,塞一塞又是一大袋子。

謙謙剛有點會爬,最喜歡扶著東西站,在淡水常常坐在客廳地上玩,滴得滿地口水亮晶晶。

這次的床位安排是公公婆婆睡主臥,麻將間桌子撤掉改鋪三人份地鋪,睡覺時我卡在兩小中間避免大的壓到小的。兩小睡得都還滿安穩的。

雖然從出生就同住到四個月大才回林口,但謙謙太久沒見到公公婆婆,這麼小的孩子早忘光了,一切從頭開始適應,又在最認生的階段,小住三天有兩天半都不給公公婆婆單獨照顧,見不到媽媽就大哭,黏得媽媽也好想哭一場。抱著他洗澡完換我洗自己,請婆婆幫忙接去擦身體穿衣服,這麼短短五分鐘哭得像被遺棄。但我一洗好出來接手抱他,馬上又轉頭對著婆婆笑,把婆婆也搞得又好氣又好笑。

最後一天下午,終於比較放心發現公公婆婆是可以信任的親人,可惜很快又要分開了。婆婆語帶遺憾:「剛剛認熟了點,下次見面又要重頭來了。」


【睡前儀式】

床位配置:我和蒙蒙睡靠牆的高床、謙謙和爸爸睡旁邊併排的低床。

蒙蒙有每晚固定的睡前儀式:關好燈躺好,和媽媽並頭聊天,今天發生的事都拿出來扯一扯,明天如果有特別事項我也會先告訴他讓他有心理準備,例如一早我就要出門他起床可能只會有保母阿姨在家、或是明天天不亮就要起床坐車回台南喔。聊個一陣子後宣佈聊天時間還有三分鐘結束,每分鐘倒數提醒,最後說時間到了不講話了。

接下來是摟摟抱抱靠靠,就是兩個人先熱情的摟一下、放開再抱一下、然後頭靠在一起。等蒙蒙說「靠夠了」,互道晚安,躺好,開始正式不講話睡覺。


【3C時間】

蒙蒙一天的 3C 時間配額大約是三十分鐘。每天晚上睡前刷完牙洗完澡,可以玩一下 iPad,要上看 Youtube 看 Peppa Pig 還是要玩小遊戲都隨他。如果去保母阿姨家有看電視卡通,那當天晚上就不看 iPad。


【我不要講話】

餐桌上,爸爸喊:「小皮蛋!」

蒙蒙竊笑著低頭咕噥:「我不要講話。」

爸爸:「為什麼你不講話?」

蒙蒙:「因為謙謙才是小皮蛋,我是大皮蛋,所以我不要回答啊。」


【哥哥陪和媽媽陪不一樣】

同樣是天天黏在一起、睜眼就看見,但謙謙似乎分得出來媽媽才是照顧者,哥哥只是玩伴不能照護他周全,如果我走開只剩下他們兩個獨處,謙謙會大哭不已叫媽媽回來。

最痛苦的是煮晚餐的時候。這時保母已經回家了,我要一打二,但一進廚房謙謙就在外面哭倒長城。我說「哥哥在陪你呀」,但一點用也沒有,他就是要媽媽出來看著他。

我懂啦,小孩子那麼脆弱,他需要有人隨時隨地貼身保護,探索環境時媽媽在旁邊笑咪咪的他才能確定這附近很安全、有狀況媽媽也能馬上救他。這只是一個階段,熬過去就好了。


【謙謙午睡之打不死的蟑螂】

以前很好睡的,放下去扭一扭就睡著。最近不知怎麼了,不肯躺好,明明好睏啦,就是不斷坐起來、咚一聲倒下、兩腳用力蹬高屁股頭鑽啊鑽、側倒、再坐起來…

常常覺得他就要睡著了,就差那麼一點點,但他可以用這種差一點點要睡著的狀態撐三十分鐘照樣沒睡。陪睡的人身上糊滿他的口水,胸口也被一再頭槌追撞,最後只好放棄再帶他起來玩。


【跨年回台南之凌晨開車】

前一天收好行李放上車,當天四點起床餵小孩和收拾最後的一點東西,凌晨五點把兩小弄起床放上車子,趁著天黑出發,希望讓他們在黑暗中再度昏昏睡去。

一路不停地猛開,三個多小時後就到台南了。

謙謙是很快就睡了,但蒙蒙不肯睡,也許第一次的經驗太興奮。我們還撐著不敢吃早餐,怕他吵著也要吃更不想睡。沒想到他一直撐到天亮撐過了台中撐到吃完麵包才睡著。

回程大致是同樣行程,但這次學乖了,早餐直接買他的一份,塞飽了果然好睡多了。

路上兩小安靜睡覺是讓我們開得很順利愉悅,不過到了目的地他們睡飽準備開始大展拳腳度過一天時,累到快神魂出竅的我們夫妻倆真的很想撞牆啊。

結論就是,不管早開晚開、停不停休息站,反正當父母的就是認命點,都一樣累啦~


【跨年回台南之換臥室】

我們台南的臥室雙人床是頭靠板壁三面臨空的放在房間中央,不但兩大兩小不夠睡,連一大一小也不適用--謙謙現在正在會亂滾又不會控制自己不掉下床的時候。只好先跟我婆婆換臥房,至少她的床是兩面靠牆壁,比較不用擔心小的掉下來。爸爸就帶蒙蒙打地鋪。

睡了幾晚地鋪,又冷又硬的,真是苦了爸爸。不過蒙蒙倒是很開心,回來一直念念不忘說他以後還要打地鋪。

臨回北部前,擠出時間來把我們房間的床搬個方向,一樣改成兩面靠壁,再把地上清乾淨。下次過年回去就可以回我們房間睡啦。


【跨年回台南之小孩難搞】

回台南剛好遇到房子內部整修到一半,整個地板都是灰,不適合小孩爬行,只能永遠把謙謙困在沙發上玩,不然就放彈彈椅上讓大家可以空出手做一點事--幸好有不辭辛勞地帶回去。

謙謙對奶奶不夠熟悉,白天他願意單獨和奶奶玩一陣子,晚上精神不好時,爸媽一定要留一個人在他身邊做陪。所以不論要做什麼事:鋪床啦、洗蒙蒙啦、洗我們自己啦…永遠得要把他帶在一旁佔著我們一個人手不能動。

蒙蒙也很興奮,下午想哄他睡個午覺,奶奶房間的窗簾不夠嚴密,太亮了他完全沒有睡意。大的影響小的、小的又影響大的,搞了一個多鐘頭後,還是爸爸把小的先帶走讓我專心對付蒙蒙,才終於把他搞睡著。明明五點就起床應該很累很好睡的,唉…

變化的環境、紊亂的作息,幾天下來我們被這兩小搞得真是很想哭啊。


【跨年回台南之整修房子】

一樓的廚房和樓上的浴室都有許多問題,老房子了。雖然最近很窮又沒空,該修的還是要修。浴室在我們回去前剛整修好,本來的浴缸換成乾濕分離的淋浴間,裏面加裝 L 型扶手,不管是我婆婆老人家或是小朋友洗澡,淋浴間都比浴缸方便安全些。

可惜快過年了,大家都在趕著裝修,廚具來不及在我們回去前換好,所以回家只看見敲掉空空一片的廚房,三餐都要在外面解決。不過反正是台南嘛,缺什麼也不會缺好吃的,不然就買點小吃回來、不然就出去吃,倒是沒造成什麼不便。

只是謙謙不能下地爬、蒙蒙也要習慣在家裏一直穿著外出鞋上沙發又要脫掉。


【蒙蒙的朋友 】

蒙蒙的朋友是跟屁蟲,永遠不離我們左右。出門吃飯時他就說:「我朋友他們騎摩托車快到了。」回家洗澡他說:「我朋友說他們還不想洗,他們還要玩。」

問他他的朋友是誰,有一個是波力 (卡通人物),有一個叫「柳橙汁」,柳澄汁還有個妹妹叫「橘子」,另外搞不好還有幾個,反正他從來沒講清楚過。

有時他會說一些奇怪的話,不知哪學來的,問他從哪聽來,他也說:「我朋友講的。」……這群朋友還真好用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izardOZ 的頭像
wizardOZ

Spiv 的部落格

wizardO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